主页 > 万博竞技 > 行业新闻 > 4800亿内陆核电蓄势多地争项目

4800亿内陆核电蓄势多地争项目

4800亿内陆核电蓄势

高层表态由“适时启动”到“抓紧启动”

今年以来,高层八次支持核电建设的表态,将中国核电这列火车推向了快车道。而从政府高层的表态来看,核电的发展由年初的“适时启动”转化为而今的“抓紧启动”,核电建设再次提速。

虽然内陆核电并未被纳入“十二五”期间核电重启之列,但国家能源局年初关于“做好内陆核电厂址保护”的表态,让国内多个省份已经开始进行前期的部署。

7月10日,中国广核集团与贵州省签订投资意向协议,斥资380亿元上马两个核电站项目。“这是一个典型内陆核电项目,目前应该还没有国家的批文。”7月22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员王亦楠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与上述项目一样,目前一些内陆核电项目在前期尚未获得批文的情况下,订单便接踵而至,核电建设一触即发。

多地争夺核电项目

迄今为止,虽然能源主管部门并没有把内陆核电重启纳入议事日程,但这并不妨碍地方政府和核电企业布局内陆核电项目的积极性。

眼下首当其冲的是贵州省。

7月10日的“贵州省清洁能源发展恳谈会”上,贵州省与中广核签约了两个投资总额为380亿元的内陆核电项目。中广核的投资意向是,2014年至2020年期间,拟投资350亿元,建设铜仁核电站项目;拟投资30亿元,建设贵州小型堆核电站项目。

除贵州外,江西、湖南、辽宁等地有关内陆核电的消息更早传出。

在今年5月的第四届中国核能可持续发展论坛上,湖南省能源局局长王亮方在作报告时说,核电将成为湖南省电力供应的主力军。“湖南争取在‘十三五’适时启动核电项目。”王亮方表示。

同样在5月,江西省发布的《江西省电力中长期发展规划》称,力争2020年投产一台核电机组。此前,江西省要求密切关注国家内陆核电政策,跟进、推动彭泽核电项目。而经济发达的浙江省也不甘落后,称今年投资涉及的核电项目共3项。

记者统计发现,打算发展内陆核电站的省份还有:广东内陆地区、四川、重庆、河南、吉林和黑龙江等。

除争夺内陆核电项目外,一些二期核电项目也已蓄势待发。如红沿河二期核电项目、福清五、六号机组、徐大堡一期、陆丰一期、海阳二期、三门二期等。

在过去的三年,从暂停到解冻重启,再到新项目开工,中国核电步入加速期。

双重效益

“和其他重大项目一样,核电站投资数额巨大。”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微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在当前地方债务加剧、房地产不景气的大背景之下,唯有重大项目对地方经济的拉动起到立竿见影的功效,核电项目因此成为各地争抢的香饽饽。

福清核电项目,就是一个典型。

“在2008年应对全球金融危机的形势下,福清核电项目的开工对扩大内需、拉动经济增长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仅在就业岗位方面便可以提供1万多个岗位。”当地官方称。据悉,该项目是在2008年4万亿元计划中实施的重点工程, 6台核电机组,实行一次规划,连续建设,总投资近千亿元。

事实上,中国的核电市场具有良好的预期。记者查阅的数据显示,迄今为止,中国核电装机仅占发电总装机的2%,而世界的平均水平是16%-18%,所以,未来核电有相当大的提升空间。从2012年10月24日国务院会议后,又开工5台机组,装机容量约400万千瓦。

受此影响,核电设备的订单也如潮而至。

据报道,日前某电缆企业中标中广核工程有限公司《阳江、红沿河5-6号机组LOT73全厂非K1类电力电缆采购》项目,合同金额达5024.92万元。而这只是众多订单中的一个。

在国内核电项目启动及海外市场出口的推动下,核电需求无疑大幅增长。有机构预计,2014年新增项目数相比2013 年增幅有望达到100%-200%,设备投资需求近700亿元。按照2020 年8000 万千瓦的规划,核电设备投资总需求有望接近4800亿元。

“内陆核电项目建设将迎来新的曙光。”在与贵州签署核电投资协议时中广核副总经理谭建生说。“核电是如今唯一现实的、成熟的、可大规模发展的清洁替代能源。”贵州社科院一位专家对记者表示,“能源+经济”的双重效益助推地方盼重启。

本报记者注意到,多地在部署今年的经济工作时均提及要上马一批重大项目,其中往往就有核电。正是这样,各地对核电项目的争夺相当激烈。

内陆核电争议犹存

各方对上马内陆核电项目的争议始终很激烈。

记者注意到,政府层面稳步启动核电建设的信号,并没有彻底将内陆核电项目一棍子打死——国家能源局在2014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中就要求“做好内陆地区核电厂址保护,下一步继续再发展内陆的核电”。

与此相关,各地也刮起了一股内陆核电选址的旋风,包括贵州、四川、重庆等多个内陆省市,有的已签署投资意向协议。“不管是内陆风,还是东南风,刮的都是核电风。”22日,四川一位地方官员向记者证实,当地要求招商引资要向能源领域挺进,重点考虑与核电相关的配套项目。

自2011年日本福岛核电事故暂停审批核电项目以后,如今只有内陆核电是否应该上马还存在争议。

关于内陆核电的高风险性,王亦楠不久前撰文称,无论从安全性、清洁性还是经济性上来说,核电都不应该是中国能源结构转型的战略选择,更不应该冒巨大风险发展根本不适于中国国情的内陆核电。此文一出,争议不断。

“核电发展的最大阻力在于核事故处理、核废料处理等技术性难题。”王亦楠告诉记者,核废料处理,至今各国也未能找到应对办法。不过,中国工程院院士、辐射防护和环境保护专家潘自强则多次表示,内陆核电站是安全的。

而接受记者采访的地方政府和核电企业则明确表示希望内陆核电尽早开工建设。“若项目长期不能开工,前期的巨大投入将化为泡影。”7月22日,中核北方核燃料公司一女士说。当日,海南核电有限公司一员工也对记者说,内陆核电不开工,给企业带来的损失更严重。如停工的彭泽核电项目,每年的财务费用在1亿元以上。

地方政府也是力挺启动内陆核电。今年两会期间,湖南代表团以全团名义提出尽早启动内陆核电项目的建议,但未被采纳。“内陆核电肯定是要发展的,取决于国家层面总的安排。”林伯强表示。


(责任编辑:wzxny)